落草为生

小幸运(1)

非常喜欢大花奶怜的设定,找不到同人只好割腿肉。

小幸运的歌词真的很适合花怜

重度OOC 小学生文笔 Ready? Go!

 

一.起

“所以说这位道友,你为什么要跟着我?”

面前红衣男子自称三郎,于谢怜出门历练后偶遇,其人虽俊美无双,但邪气异常。路上偶遇,本是有缘,可这男子来历不明,行为诡异,让人内心不安。

三郎道,“在下确有一事相求,我有一妻,不慎走丢。”说罢背过身子,肩头耸动,似是强忍哭泣。

谢怜见此,心头一软,男儿有泪不轻弹,况且此人痴心一片。便放缓语气。“请您将此事细细说来,若有能帮忙之处,在下必竭尽全力。”

三郎便转过身来,眼角泛红,道“我妻不仅贤良淑德,还是一位替天行道的道士。一周前他独自出行,不知所踪。有人替我算了一卦,说此山下来第一个道长可替我寻回妻子,我便在此等候,直到您经过此处。这才尾随,冒犯之处请多多见谅。”

谢怜心底发笑,“那算卦的莫不是骗你。”

三郎抱臂笑道,“我倒觉得,这卦很准。”

这人虽看似邪气,提起妻子时,语气却十分温柔,眼角带笑,仿佛黑色的眼眸中点燃了一盏温暖而不刺眼的灯。谢怜在国师指点下独自下山历练,正不知去哪里好,也不妨多个人相伴,便放下戒心,两人并肩同游。

“三郎,请问你要如何找夫人?”

三郎举起手,指节明晰,第三指上绑着一根红线,是个明艳的蝶形红结。“我在他手上绑了一根这样的线,这根线不会断,不会短。线没断,就知道另一端的人没事。除非人没了,否则,就一定可以顺着这条线找到红线另一头的人。①”

说罢,他将手举起,那线没断,另一头的方向却指向了谢怜那边,谢怜想,怪不得这人跟着我走,其实只是顺路罢了。

谢怜看着这红线,不禁莞尔。“这个法术倒也有趣,月老牵线,一线姻缘。”

三郎笑了,“正是如此。不过我得赶快回去找他,不能让他等急了。”

 

二.承②

“两位道长,”面前的老妇人微笑道,“请您帮帮我吧。”

那天,老妇人与她丈夫在桥下钓鱼,无意间看见一个人穿着长褂,脖子和头却被一个大罐子罩着,罐子好像从头上取不下来了。那人很客气地对老爷爷说,“麻烦您帮我砸开这个罐子吧,我不小心戴上便摘不下来了。”

老爷爷心善,便用石头砸开了罐子。哪想到,罐子下的并非人,而是长着木头脸的妖怪。

妖怪很和善地对老爷爷说,“谢谢您的帮忙,请允许我送您一个小礼物作为报答。”

只见白光闪耀后,一个少年站在河边,竟是耄耋之年的老爷爷返老还童了。

可惜的是,老爷爷不仅是肉体上还原,记忆也仿佛回到了少年时代。即使回到生活了大半辈子的庭院里,依旧满眼的茫然。

谢怜从未见过这种情况。只见三朗说:“我猜可能是惘忆。”

三郎说,“那种妖怪生性善良,并不讨厌人,肚子饿了就会去人们厨房里拿些吃的。偷偷吃完后,作为回报,会把某个旧的东西变新。如果有人发现自家的生锈的刀变新了,就是惘忆来过了。”

谢怜说,“那就去找到他,请他收回法术好了。”

妇人问,“那去哪里找这个妖怪呢?”

三郎摇头说,“这种妖数量很少,四处漂泊,人很少能遇见的。”

老妇人长叹一口气,随即笑了,“那便不麻烦道长了。”

谢怜说,“您别急,我们先去附近找找。”

妇人摆手说不急请道长休息,转身让少年出去买菜,谢怜觉得她有些话不想当着少年说。

她深情着凝望着少年离开的方向,说“我们俩是青梅竹马相恋的,他如今只记得我17岁的样子,我不想他以后想起我是一个满脸皱巴巴的老太婆,”老妇人不好意思地笑了,那笑容竟然还有着一丝年轻时少女的羞涩,“我骗他说,我是河边捡到他的。让他以为自己是被法术带到了很多年后。他如今年轻了,何尝不能开始另一段人生呢?”

谢怜说,“您放心,我们会找到的。”

 



午后长安城骄阳似火,谢怜和三郎走在街上,心里反复思索,长安城三面环山,秦岭里妖怪不断,万一半天找不到妖怪,岂不是让老奶奶失望。

三郎说,不妨先去南边的太白山问问那边大妖,说罢,指尖银蝶飞舞,好似传信。

谢怜惊讶地看着那蝴蝶远去,说,“三郎你还认识妖怪?”

三郎微笑,“不认识,我们先去拜访最厉害的妖怪,劝劝他帮帮忙如何?”

“他若不听劝,打一架就好了。”

谢怜:“……”

“道长,你还有什么主意吗?”他挑眉问。

谢怜沉吟片刻说:“我想,无论是祝福还是诅咒,必然会在对方身上留下痕迹,有一种灵符,可以根据施法的痕迹追踪施法者。”

“道长好聪明的办法。”他虽然一本正经地同意,但是眉眼里全是笑意。谢怜在与其攀谈中早发现这人博学,怎么会不知道这种办法,但仿佛是等着他把答案说出来考验他一样,不由得红了脸。

这时,长安街头繁华喧闹,街上人来人往好不热闹。花城怕和谢怜走分散,便伸手拉着谢怜的手,将他仿佛护在身后一样。谢怜感到脸上发热,抬手想分,却不好意思。

“三郎。”谢怜说,“不要这么拉拉扯扯。”我又不是小孩子。

八百年后,无论是鬼市还是人间,花城早已习惯在人多的时候拉着谢怜,谢怜那时虽然不好意思,但对他宠溺纵容。如今小谢怜却不熟悉,花城只好松手。

 

两人兜兜转转,买好笔墨,只见谢怜将符纸折成人形,用法力写好。那符纸飘飘荡荡,仿佛慢悠悠地在空中行走,朝南飞去了。卖墨店长的孩子惊讶地看着他们,“道,道长,你在放风筝吗?”

谢怜:“……”

花城说:“是啊。我们的风筝没有线。”

 

碧空白云,小纸人在天上走,两人慢慢跟着,沐浴在阳光微风下,仿佛散步。谢怜心想,要是刚才多注入一些法力就好了,哪想到这小纸人走得这么慢。

“你将来想成为什么人?”花城问。

谢怜说,“我想拯救苍生。”这声音不大,却被路边乞丐听见了,“道长,您什么时候拯救我啊?”谢怜顿时红了脸,两人走过一段,还听见那乞丐笑道,“何人渡我。”

花城微微一笑,说:“挺好的理想。”虽然也有其他人说过这样的话,但谢怜知道,三郎的语气和神情都表明他不是在客套,而是很认真的这么认为。

谢怜心底一暖,说:“其实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做到,只是一心修炼,希望成神。”

花城摇头,“成神不一定能拯救苍生。”

谢怜说:“神难道不就是因为能拯救苍生所以才称之为神吗?③”

花城转头看向他,说:“成神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请你保护好自己。”

①这句话是原著第158章中的原话

②夏目友人帐某一集的妖怪,可以把旧物变新,稍稍改了情节用在这里了

③这句话是原著第71章谢怜说的

ε=(´ο`*)))唉一次没写完,各位道友晚安

评论(3)

热度(27)